闲话——关于龙子(魆妖纪25)

龙子黑请别出现在我首页。谢谢

鬼澈:

我忍受了,对,就是忍受,了魆妖纪这么多集的海境剧情,就是想看看编剧打算给龙子安排一个怎样的结局。但是每一集都比上一集更揪心,要不是还有东瀛线,简直每集看完都想报社。
对啊,至少东瀛线还有哈吉咩小天使,至少剑无极,就算被说圣母也好,还很正常。嗯,还很正常。也许是因为已经疯过了,再疯就剧情重复了的原因。
但是龙子疯了。
龙子一剑一剑的捅,弹幕一条一条的吐槽。他是错的真厉害,但是,看的人也还是更难受,我想,也就和砚寒清现在的心理一样吧。
砚寒清最恨的人是利用了龙子的酥浥,官方也吐槽他“绿……茶真好喝”,但是龙子却说,酥浥没有错。
是的,酥浥没有错,根深蒂固的阶级等级给海境带来太多的禁锢,非重手难以推翻,关于这一点,千岁已经看的真清楚了;鳞王也没有错,重手带来的巨大牺牲是他和欲星移都不希望看见的;刀叔更没有错,刀叔有什么错呢,他只是一个被利用的棋子。
龙子也是。
智者总是在利用旁人,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达成他们或好或坏的目的,但是说来说去,仍是利用。
有没有人问过被利用者的心情。
不需要,因为问了,就会承担不起。
所以龙子再也不想被利用了,任何人,他不再相信任何人了。因为任何人都没有真的全心全意的相信过他,或者换个说法,全心全意的与他交心。啊,秘密,智者总有一千个秘密,你不需要知道,按智者说的去做就好了,就好像他只是一件工具。我记得编剧说,从鳞王倒下以来,他做了什么?他做了相信,相信所有他喜欢的人,尊敬的人,像孩子一样,因为他一直都想相信,全心全意。
所以他并非相才。
而已。
并非相才就该死么。
他是错了,错在无智。如果他够聪明,铸心之后他可以做小空,做竞日孤鸣,做雁王。但是他不够。
不够聪明的人。大约只能被人操控。
他的心情,重要么。
他疯狂的笑,一刀一刀的捅鳞王,不该,真正不该,鳞王不该死。
那么,谁该死呢。
没有人该死。
既然没有人该死,为何有人还是死了。
啊,忘记那些死去的人吧,活着的人更重要,未来更重要,多数的人更重要,不这样选的话,你就是执迷不悟。
这样对么?
正义到底是什么?
我第一次恍惚了。
弱肉强食。
成王败寇。
胜利即正义。
而已。
太残忍了。
就算这是现实。

卡卡西对带土说,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谁的路是对的,你的,还是鸣人的,有时我觉得你的路也是对的。
谁知道呢。

不是每个人都会铸心成功,玩脱了,失败的几率也很大,说到底,铸心也不过是一场更加高级的利用。成功了就是俏如来,失败了就是雁王。
没人会对雁王说抱歉,玩脱了,要不你倒回去试试?
龙子大概连失败品都不算吧,因为他不够聪明。
这不是俏如来的责任,俏如来不是龙子的监护人,也不是砚寒清的责任,砚寒清只希望能安稳度日,更不是欲星移的责任,他对龙子很好了,真的。
是龙子的错,他为什么不继续相信俏如来和砚寒清呢。
哈!因为不够聪明,所以连怀疑和被解释的权利都没有了么?!全心全意的信任这种动作如果不是双向的又怎么可能长久?
为啥不怪雁王?
为啥要怪一个以祸乱天下为己任的人,根本毫无意义。算在他头上又怎样,这原本就是他该做和会做的事情。想不到,那只能怪你不够聪明。你怪海蟾尊祸祸明峦?拜托一下,他是厉族啊!你被野生动物园的熊啃了,难道不怪你自己没关车窗?!
所以龙子变成了这样的龙子。举着欲星移的剑,杀千岁,杀鳞王,杀所有他曾经喜欢和讨厌的人,感受被所有人抛弃的孤独,疯狂的杀向每一个人。
他错了。
他又没错。
躺着贝壳里的师相会为了这个曾经辣么辣么辣么可爱的小表弟流下一粒珍珠么。
剑无极日后回到中原又将怎样唏嘘这个曾经一起战斗、切磋和挣食的兄弟呢。
他一瘸一拐挂着伤爬进还珠楼的样子。
他为了一包零嘴和剑无极大打出手的样子。
他为了常欣之死气的吐血又不能说的样子。
他大喊欲星移名字的样子。
他挥舞洞庭韬光直面魔世入侵的样子。
……
原来他已经出场那么久了,这个蓝的跟剑无极一模一样的,梦虬孙。
这个辣么辣么辣么可爱的龙子早就死了。
跟刀叔一起,被所有人一起,杀死。
没人想起来救他。
就像死在九岁的竞日孤鸣。
死在霓霞之战的雁王。
死在魔界封印里的小空。
不知道自己曾经的面目和知道,哪个更使人心疼?
剩下的这个龙子。
站在俏如来的对面,哪里还会有胜利的可能性。
我只想看他的结局。
不论是洗白,一路黑进坏孩子联盟,还是死。我都理解他。并且支持。只要是他自己做下的选择。
无法说原谅,因为没资格。
至少让他,留下那个少年的风骨吧。

以上只是闲谈,疏解心中郁结而已。
而已。
哈吉咩小天使快救救我!
以及,无心你放弃你爹吧,他已经跟黑白郎君一起回归幼稚园阶段了(女儿控的男人真可怕)

    5 64 2017-09-07 龙子黑请别出现在我首页。谢谢 鬼澈: 我忍受了,对,就是忍受,了魆妖纪这么多集的海境剧情,就是想看看编剧打算给龙子安排一个怎样的结局。但是每一集都比上一集更揪心,要不是还有东瀛线,简直每集看完都想报社。对啊,至少东瀛线还有哈吉咩小天使,至少剑无极,就算被说圣母也好,还很正常。嗯,还很正常。也许是因为已经疯过了,再疯就剧情重复了的原因。但是龙子疯了。龙子一剑一剑的捅,弹幕一条一条的吐槽。他是错的真厉害,但是,看的人也还是更难受,我想,也就和砚寒清现在的心理一样吧。砚寒清最恨的人是利用了龙子的酥浥,官方也吐槽他“绿……茶真好喝”,但是龙子却说,酥浥没有错。是的,酥浥没有错,根深蒂固的阶级等级给海境带来太多的禁锢,非重手难以推翻,关于这一点,千岁已经看的真清楚了;鳞王也没有错,重手带来的巨大牺牲是他和欲星移都不希望看见的;刀叔更没有错,刀叔有什么错呢,他只是一个被利用的棋子。龙子也是。智者总是在利用旁人,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达成他们或好或坏的目的,但是说来说去,仍是利用。有没有人问过被利用者的心情。不需要,因为问了,就会承担不起。所以龙子再也不想被利用了,任何人,他不再相信任何人了。因为任何人都没有真的全心全意的相信过他,或者换个说法,全心全意的与他交心。啊,秘密,智者总有一千个秘密,你不需要知道,按智者说的去做就好了,就好像他只是一件工具。我记得编剧说,从鳞王倒下以来,他做了什么?他做了相信,相信所有他喜欢的人,尊敬的人,像孩子一样,因为他一直都想相信,全心全意。所以他并非相才。而已。并非相才就该死么。他是错了,错在无智。如果他够聪明,铸心之后他可以做小空,做竞日孤鸣,做雁王。但是他不够。不够聪明的人。大约只能被人操控。他的心情,重要么。他疯狂的笑,一刀一刀的捅鳞王,不该,真正不该,鳞王不该死。那么,谁该死呢。没有人该死。既然没有人该死,为何有人还是死了。啊,忘记那些死去的人吧,活着的人更重要,未来更重要,多数的人更重要,不这样选的话,你就是执迷不悟。这样对么?正义到底是什么?我第一次恍惚了。弱肉强食。成王败寇。胜利即正义。而已。太残忍了。就算这是现实。 卡卡西对带土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谁的路是对的,你的,还是鸣人的,有时我觉得你的路也是对的。谁知道呢。 不是每个人都会铸心成功,玩脱了,失败的几率也很大,说到底,铸心也不过是一场更加高级的利用。成功了就是俏如来,失败了就是雁王。没人会对雁王说抱歉,玩脱了,要不你倒回去试试?龙子大概连失败品都不算吧,因为他不够聪明。这不是俏如来的责任,俏如来不是龙子的监护人,也不是砚寒清的责任,砚寒清只希望能安稳度日,更不是欲星移的责任,他对龙子很好了,真的。是龙子的错,他为什么不继续相信俏如来和砚寒清呢。哈!因为不够聪明,所以连怀疑和被解释的权利都没有了么?!全心全意的信任这种动作如果不是双向的又怎么可能长久?为啥不怪雁王?为啥要怪一个以祸乱天下为己任的人,根本毫无意义。算在他头上又怎样,这原本就是他该做和会做的事情。想不到,那只能怪你不够聪明。你怪海蟾尊祸祸明峦?拜托一下,他是厉族啊!你被野生动物园的熊啃了,难道不怪你自己没关车窗?!所以龙子变成了这样的龙子。举着欲星移的剑,杀千岁,杀鳞王,杀所有他曾经喜欢和讨厌的人,感受被所有人抛弃的孤独,疯狂的杀向每一个人。他错了。他又没错。躺着贝壳里的师相会为了这个曾经辣么辣么辣么可爱的小表弟流下一粒珍珠么。剑无极日后回到中原又将怎样唏嘘这个曾经一起战斗、切磋和挣食的兄弟呢。他一瘸一拐挂着伤爬进还珠楼的样子。他为了一包零嘴和剑无极大打出手的样子。他为了常欣之死气的吐血又不能说的样子。他大喊欲星移名字的样子。他挥舞洞庭韬光直面魔世入侵的样子。……原来他已经出场那么久了,这个蓝的跟剑无极一模一样的,梦虬孙。这个辣么辣么辣么可爱的龙子早就死了。跟刀叔一起,被所有人一起,杀死。没人想起来救他。就像死在九岁的竞日孤鸣。死在霓霞之战的雁王。死在魔界封印里的小空。不知道自己曾经的面目和知道,哪个更使人心疼?剩下的这个龙子。站在俏如来的对面,哪里还会有胜利的可能性。我只想看他的结局。不论是洗白,一路黑进坏孩子联盟,还是死。我都理解他。并且支持。只要是他自己做下的选择。无法说原谅,因为没资格。至少让他,留下那个少年的风骨吧。 以上只是闲谈,疏解心中郁结而已。而已。哈吉咩小天使快救救我!以及,无心你放弃你爹吧,他已经跟黑白郎君一起回归幼稚园阶段了(女儿控的男人真可怕)

太太们

我求求你们了

别发刀了行么

我已经被戳的满身窟窿风中凌乱了嘤嘤嘤【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甩太太身上】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七夕?不存在的。

窗了。

今年后半段工【qian】程【zhai】如下:

艳文单人一张

史俏一张

空剑一张

任温一张

史俏同人漫

史俏手书


我可以选择狗带吗_(:3」∠)_

【挥泪继续赶稿去】


两位仙子给吾做素心软跟长寿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风花雪月:

这是一篇给阿汀 @半面狂佛 的生贺,汀,生日快乐!【文短笔渣别嫌弃


清晨。

某住宅处,窗台上响起叽叽喳喳的喜鹊鸣。

随后厨房里传来模糊的讨论声。


“应该就是里这了。”

“阿汀姑娘就是在这里给我们画画的。”

“是啊 ,汀姑娘勤奋认真,还为我们建了一个群。”

“嗯,听说她和群里的太太们为了我们能在一起做了跟多努力。”

“是啊,所以我打算今天做些素心软为她庆生。这是我刚从海境学来的。”

“好,那爹亲就来做长寿面吧。”


两位衣袂翩翩宛如谪仙的白衣人在屋子里忙活起来。额心有红色十字纹的青年,满头银发看起来端庄秀丽。


只见他挽起袖子在面板上大刀阔斧。另一位丰神俊朗,额头戴着玉饰,人也如玉。却是在另一边有节奏地揉按面团。


碗里盛着拌好的馅料,甜丝丝的,和上面粉包入擀好的皮里,圆圆的团好印上花纹,一只就成型了。

饧好的面团筋道柔软。制好的面条被盘好,不粗不细,手法老练。旁边的锅里咕嘟咕嘟炖着高汤。


蒸笼打开,满意的看了一眼。

想了想,又加了颗蛋。


素心软装盘摆好,颗颗饱满,透着点馅芯的颜色,据说是难得的宫廷美食。

长寿面也出锅,围上一圈翠绿的菜心,中间躺着雪白的卧蛋,一团喜气。


滴滴滴

闹钟响了,有人打着哈欠伴随着拖沓的脚步声。


“啊,起来了。”

“精忠,我们走。”


一切都安静下来。


日头刚升起,渐渐明亮的餐桌上,只余一碗热腾腾的长寿面,和一碟晶莹剔透的糕点在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7 2017-08-06 风花雪月: 这是一篇给阿汀 @半面狂佛 的生贺,汀,生日快乐!【文短笔渣别嫌弃 清晨。 某住宅处,窗台上响起叽叽喳喳的喜鹊鸣。 随后厨房里传来模糊的讨论声。 “应该就是里这了。” “阿汀姑娘就是在这里给我们画画的。” “是啊 ,汀姑娘勤奋认真,还为我们建了一个群。” “嗯,听说她和群里的太太们为了我们能在一起做了跟多努力。” “是啊,所以我打算今天做些素心软为她庆生。这是我刚从海境学来的。” “好,那爹亲就来做长寿面吧。” 两位衣袂翩翩宛如谪仙的白衣人在屋子里忙活起来。额心有红色十字纹的青年,满头银发看起来端庄秀丽。 只见他挽起袖子在面板上大刀阔斧。另一位丰神俊朗,额头戴着玉饰,人也如玉。却是在另一边有节奏地揉按面团。 碗里盛着拌好的馅料,甜丝丝的,和上面粉包入擀好的皮里,圆圆的团好印上花纹,一只就成型了。 饧好的面团筋道柔软。制好的面条被盘好,不粗不细,手法老练。旁边的锅里咕嘟咕嘟炖着高汤。 蒸笼打开,满意的看了一眼。 想了想,又加了颗蛋。 素心软装盘摆好,颗颗饱满,透着点馅芯的颜色,据说是难得的宫廷美食。 长寿面也出锅,围上一圈翠绿的菜心,中间躺着雪白的卧蛋,一团喜气。 滴滴滴 闹钟响了,有人打着哈欠伴随着拖沓的脚步声。 “啊,起来了。” “精忠,我们走。” 一切都安静下来。 日头刚升起,渐渐明亮的餐桌上,只余一碗热腾腾的长寿面,和一碟晶莹剔透的糕点在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摆脱懒惰的第一步

为了督促自己,开启一个永久性点图。

吃一切安利。

产任何杂粮。

乐乎没法置顶,也不标tag了。

诸君随缘吧_(:3J∠)_

© 半面狂佛/Powered by LOFTER